筆下文學 原創詩歌 原創散文 精品美文 讀書經典 神秘文化 星座運勢 留言板
您的位置:筆下文學 >  神秘文化


 

人的起源 人類的起源

李衛東


    人類的起源一直是科學上的謎團。達爾文說,人類是從猿猴的一支進
  化而來的。可人們在不斷地追問:剩下的猿猴為什么沒有進化成人的跡象?
  基因科學產生以后,人們又問:人可以像機器一樣被制適嗎?為什么所有
  的神話都認為是“上帝創造了人”?

          第一節 達爾文進化論是唯一正確的嗎

  19世紀,在英國誕生了一位偉大的博物學家,發現了一套轟動全世界的生物進化理論,他的名字叫達爾文。
  1831年,他以博物學家的身份參加了海軍“貝格爾”號戰艦的環球航行,在南美洲地區整整航行了5年,對熱帶與亞熱帶動植物進行了廣泛的考察。1836年回國以后,達爾文主要從事科學實驗與著述。他根據對生物界大量的觀察與實驗,認為物種的形成及其適應性和多樣性的主要原因在于自然選擇,生物為適應自然環境和彼此競爭而不斷發生變異。適于生存的變異,通過遺傳而逐代加強,反之則被淘汰。歸納起來就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優勝劣汰。達爾文的這套學說,奠定了進化生物學的基礎。他還將進化論用于人類發展的思考,闡明了人類在動物界的位置及其由動物進化而來的依據,得出了人類起源于古猿的結論。
  達爾文在《物種起源》中提出人類起源于古猿的理論,經過一番激烈的學術和宗教的大動蕩、大爭論后,漸漸被科學界所接受。在以后的歲月里,古生物學家通過對古生物化石的研究,在達爾文學說的基礎上,形成了現代人類起源說。他們認為,人類是古猿經過數百萬年的漫長歲月,在萬物更迭交替變化中逐漸進化而來的。這一理論,從其他學科,比如胚胎學、比較解剖學。現代生物學及生物化學等學科中尋找到了證據。根據這些證據,人們推測地球生物進化的總模式是:無脊椎動物——脊椎動物——哺乳動物——靈長類動物——猿猴類動物——人類。馬克思十分欣賞達爾文的進化論,同時認為,在由猿到人的進化中勞動起了決定性的作用。
  現代一般認為,人類是由古猿中的一支進化而來的,古猿早在3000多萬年以前就已出現在地球上,體形較現代猿類小。考古學通常講的“臘瑪古猿”,大約生活在1400萬一1000萬年前,身高僅1米多一點,體重在15—20公斤左右。所謂的“南方古猿”,大約生活在距今500萬—100萬年以前。我們人類就是由南方古猿的一支演化而來的。大約200萬—300萬年前,南方古猿的一支脫離了古猿類,朝著人類的方向演化。根據化石發現,現在一般將人類脫離古猿后的發展歷史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猿人階段,大約開始于距今200萬—300萬年以前,這時的猿人會制作一些粗糙的石器,腦量大約在630—700毫升,會狩獵。晚期猿人化石發現較多,我國發現的元謀人、藍田人、北京猿人(周口店),以及在坦桑尼亞發現的利基猿人,都是這個時期的化石代表。這時的猿人已經很接近現代人,打制的石器也比較多樣化,有用于狩獵和劈裂獸骨的砍砸器,用來剖剝獸皮和切割獸肉的刮削器。最有進步意義的是,此時的猿人已經懂得了使用火,并知道如何長期保存火種。猿人階段一般認為到大約30萬年前結束。
  第二階段是占人階段,或稱早期智人階段。我國已經發現的馬壩人(廣東)、資陽人(湖北)、丁村人(山西)也都是這一時期發掘的化石代表。古人的特征是腦量進一步增大,已經達到現代人的水平,腦結構比猿人復雜得多,其打制的石器也比猿人規整,有石球和各種尖狀的石器,能人工生火,開始有埋葬的習俗,并且不知是為了遮羞還是為了保溫,已經開始穿所謂的衣服,不再是赤身裸體。并且在世界的不同地方,古人的體質也開始了分化,出現明顯差異。古人生活于大約20萬一5萬年前。
  第三階段為新人階段,又稱晚期智人階段。大約開始于5萬年以前,新人化石在體態上與現代人幾乎沒有什么區別,其打制的石器相當精致,器形多樣,各種石器在使用上已有分工,并且出現了骨器和角器。新人甚至已會制造裝飾品,進行繪畫、雕刻等藝術活動。大約在皿萬年以前,已經出現了磨制石器。新人又稱克魯馬努人,這是因為1868年,在法國西南部克魯馬努地區的山洞里發現了5具骨架,這些骨架與現代人已經很難區分,但比現代人高大。據分析,其生存年代大約在3.1萬—4萬年以前,被認為是新人的化石代表。我國發現的柳江人(廣西)、山頂洞人(北京)化石也屬于這個時期的代表。此后,人類便進入了現代人的發展階段。
  不可否認,這個進化體系的完善,許多科學家為此付出了大量的心血,不但如此,在維護生物進化論的過程中,不少社會學家,尤其是一些哲學家也作出了許多貢獻。由于這些杰出人物的努力,生物進化論成了當今世界不可動搖的理論之一。
  但是,無論有多少人來維護它,它始終不過是一種假設而已,而且是世界眾多假設中的一種,我們應該始終牢記一句話,這句話是馬克思說的,他說:“只要自然科學在思維著,它的發展形式就是假設。”既然是假設,那么就應該允許別人有探討的余地,允許別人發表不同的觀點。一味地用一種假設去排斥其他假設,這是不科學的,本身是對馬克思精神的嘲笑。
  那么,以上這套由歷史學家、考古學家、生物學家、哲學家共同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體系,它真的牢固嗎?

           第二節 現在的猿猴可以變成人嗎

  達爾文創建的整個人類進化學說,其中有一個必不可少的前提條件,那就是,當時氣候的巨大變遷使森林大片消失,類人猿在這樣的情況下被迫從樹上下到地面,由猿到人的進化過程就從此開始了。如果這個條件不存在,那么整個人類進化體系就不能成立。
  起源于東非大裂谷的南方古猿一直被認為是人類的始祖,“露露”的化石就在此處發現。因此,東非大裂谷自然環境的變遷,成了支撐人類進化學說的關鍵。科學家稱,500萬—12萬年之前,由于東非氣候突然變冷,大片的熱帶雨林消失了,這就迫使人類的遠祖——南方古猿從樹上下到開闊的大草原,從四肢攀援到練習用兩足行走,于是乎,古猿脫掉身上的獸毛,最后變成了人。
  進化論的這個前提只是一個假設,當然許多人都希望這個假設可以成立,以便一勞永逸地解決人類的起源問題。但是,最近一些科學家在東非地區的考察,卻使達爾文的人類進化學說中環境變遷這個至關重要的前提一下子變得不存在起來。
  美國耶魯大學金斯頓考古隊對東非的地理、氣候做了十分細致的考察研究。他們對肯尼亞大裂谷南端的圖根山丘的碳化士壤進行了同位素檢測,結果發現,自從1550萬年以來,大裂谷地區的雨林和草原的混合就跟今天完全相同,根本不存在上述傳統所說的氣候大變化。要知道,東非古人類的考古化石最上限也不過400萬年,也就是說,非洲的古猿竟然可以在虛擬的自然條件之下完成從獸類向人的進化,這是不是太荒唐了?這支考古隊在最后的報告中寫到:“人類的進化是相當復雜的過程。這(指東非大裂谷地區氣候的考察結果)可能迫使我們要尋找其他的因素來解釋人類下地行走的原因:為了食物和為了占領更加優越的生態環境;受到其他物種的競爭,等等。”如此說來,人們要想使自己的學說成立,非要迫使東非古猿下地行走不可,不論這些古猿是否愿意,非下來不行,即使不是真的自然環境變遷,我們也要虛擬出一個自然環境變遷的事實出來。看來,我們這套進化理論過分脆弱了,也過分霸道了。
  不僅如此,考古學所發現的古化石,是支撐人猿同祖進化理論的主要證據,但正是在這方面,更顯示出其脆弱的本性。
  首先,現在我們考古中發現的人類化石量極少,越是往前,化石量就越少,考古學家往往根據幾顆牙齒或一個、半個頭蓋骨化石為依據,進行洋洋灑灑地推論,明顯證據不足。
  1995年初,中國科學院發表了一篇總結性的文章,介紹中國古人類考古50年來的主要成績。讀著這篇文章,明顯感覺證據不足。比如,著名的元謀猿人,也就發現了兩顆內側門牙,一左一右;藍田猿人只有一個下頷骨;丁村人,只有三顆牙齒,一小塊頭蓋骨;馬壩人,只有一個不完整的頭蓋骨;柳江人,只有一個完整的頭蓋骨,四個完整胸椎及五段肋骨;資陽人,只有一塊頭蓋骨,一塊完整的硬腭;山頂洞人略多一些,有三個完整的頭蓋骨,幾十顆牙齒和一些脊椎骨。要知道,從元謀猿人到山頂洞人中間有150萬年的時間,我們僅憑一點點資料竟然能勾畫出人類150萬年的發展史,真有些不可思議。你怎么能用一小塊頭骨就確定它是人還是猿,或者是其他什么東西?無論如何,讀著古人類學家給我們的結論,總有一種模模糊糊的感覺。
  外國的古人類研究同樣存在這個問題。《化石》雜志1995年第一期曾報道,埃塞俄比亞的亞的斯亞貝巴舉行了一次記者招待會,會上,科學家展示了大約450萬年前人類始祖的化石,命名為南方古猿,其證據:頭城后部一小塊,耳骨和牙齒的一些碎片。1856年,在德國迪賽爾多夫城附近的尼安德特河谷的一個山洞里,人們發現了一塊不完整的頭骨和幾根腿骨化石,從此,尼安德特人竟然成了早期智人的代名詞,雖然后來又有少量發現,但證據乃不充分。
  事實上,關于人類進化體系中的化石不完整性,早在19世紀英國的郝胥黎就曾指出過,人類不能直接從猿進化而來,中間存在一個巨大的化石空白區。至今的考古學也同樣證實,所謂的新人之后有4萬年的化石空白,這4萬多年里,正在進化中的猿類跑到哪里去了呢?難道是跑到另外一顆星球去完成進化了嗎?實際上,不但是人類,幾乎所有的生物都沒有進化中期的化石,為解決這種尷尬,科學家只有提出“突變學說”,即生物的進化不是逐漸完成的,而是在一個特定的環境下突然發生的。但這也是假設,而且更加沒有證據。
  其次,在考古測定方面也存在許多問題。目前我們考古測定通常使用碳—14測定法,但碳—14很不穩定,年代越遠,差距也就越大,在人類化石的測定方面,有的誤差幾萬年或幾十萬年。比如,元謀猿人170萬—100萬年,相差了70萬年,藍田猿人115萬—75萬年,相差了40萬年。
  還有,關于人類起源的研究時間并不算長,在20世紀初期的時候,一些學者認為,人類大約出現于4000多年以前,后來經過考古發現,把這個年代逐步高移1萬年、2.5萬,結果定為4萬年。再往后,美國科學家提出了10萬年說,現在又提出了450萬年說,這種大動蕩的本身也說明了一些問題,而且在這其中也伴隨著相當大的學術爭論。
  因此,有不少人對這套進化模式持懷疑態度。盡管從猿到人的進化中有許多諸如考古等方面的證據,但仔細分析起來,其中仍不難發現許多問題,如猿人和古人之間的過渡類型是什么?古.人是如何向新人飛躍的?是什么力量促使他們變化的?為什么缺少中間類型的化石?
  有人從進化的角度提出疑問:脊椎動物的四肢都著地,這樣分散了脊椎骨的壓力,這從生物學的角度來講是合理的。而人卻是直立行走的,直立人的脊椎所承受的壓力過分集中,反而不如四肢行走的脊椎動物合理,為什么會發生這種進化呢?它是進化還是退化?
  現在有一個問題需要注意,由于人與動物的最大區別(在外形上)就是人能直立行走,而動物則是爬行,因此我們總是想盡辦法去解釋這種區別,由于人比動物要先進得多,因此在解釋時,我們總是首先確定這種區別的合理性,總是將這種區別看成是首尾相接的進化證據,這是不是也是一種誤區呢?大家都在討論直立行走的好處,那是因為我們人就是直立行走的,為什么不去分析一下四肢行走的好處呢?
  按照一般觀念認為,人類手腳的分工是在勞動過程中形成的,自然環境的變化將古猿趕出叢林,從而使前肢進化為手臂。而東非大裂谷地區的考察已經證實,這個前提條件至少在東非是不存在的,那么促使猿人手腳分工的環境又在哪里呢?同時,我們發現,藍田猿人和山頂洞人,他們生活的地區并不是大平原或草原,而是植物比較茂密的山區,世界其他地區的猿人生活環境也基本與此相類似。而在這種自然條件之下,用四肢行走難道不比只用后肢行走更為有利一些嗎?怎么會發生手腳分化的進化呢?
  再者,用血漿蛋白分子差異程度的定量測定發現,人與現在的大猿、黑猿最為接近,大約在4000萬年以前,人與大猿、黑猿分手。可奇怪的是,經過4000萬年漫長的歲月,大猿和黑猿幾乎沒有什么明顯的變化,它們永遠屬于靈長類哺乳動物,照目前的進化程度看,它們再經過4000萬年也不會進化成智人和現代人。如果進化論是生物界的普遍規律,那么這個規律應該適合所有生物的進化,既然已經有一支猿類進化為人,那么我們為什么沒有發現正在進化的其他猿類呢?或者說我們為什么至今沒有發現其他猿類進化成人的趨勢?為什么地球上只有人類的進化獲得了如此速度?
  如果從整個地球生物界來考慮,動物的進化雖然在體形上會有很大的不同,但在功能和特點上卻是應該有同步進化的特點,看一看我們周圍的動物吧!哺乳類動物中有許多特點和功能是相同的,從中可以看出它們是沿著一條本質相同的軌跡在進化。而我們人類卻是整個動物界的奇跡,我們進化的軌跡與它們根本不同,簡直就是兩回事,除了人以外,我們再也找不著直立行走的動物。如果說直立行走標志著動物的進化,那么這種進化就不應該單單反映在人類身上,而在其他動物之間也應該有類似的進化發生,這才符合整個地球動物進化的規律。然而在其他動物中,我們看不到一點點直立行走的趨向,這是為什么呢?如此追問下去,我們人類的進化譜系究竟是怎么來的呢?
  我們生活在地球,對地球自然界生物的進化是有相當直觀的認識,進化是為了更好的生存,而自然界里更好生存的前提條件是什么呢?跑得快,使你可以有更多機會捕捉到食物,逃避攻擊;身子靈巧,可以使你巧妙逃避天敵的進攻;目光敏銳,可以更早發現食物或前來進攻的對手;力氣大,可以輕易打敗對手,保護自己;爪牙鋒利,可以具備極其有效的進攻武器。可我們人類是向這些條件進化的嗎?不,不是。進化沒有給我們飛快的速度、靈巧的身軀、鷹一般的目光、牛一般的力氣、猛虎一樣的利爪,我們什么都沒有。那么,自然界為什么要如此進化人類呢?這種進化有什么合理性呢?一點都看不出來,可以說,我們人類自從產生以來,就與這個自然社會格格不人,要么我們是錯誤的,要么自然界是錯誤的。
  時至今日,許多人依然認為,人類的進化是源于自然的壓力,這些壓力包括洋流、冰川、地軸傾角、氣候、生物變化等等。但是人類自從誕生以來就生活在地球上,與地球上許許多多動物同樣經歷著來自大自然的各種壓力,由于這種壓力是共同的,因此由壓力引起的變異也應該具有趨同性。可人類的進化道路恰恰與其他動物沒有絲毫的相同之處,這又是為什么呢?
  如果談到人類與其他動物的智力問題,達爾文的進化論更是左右碰壁,而智力問題又是人與動物區別的根本所在,沒有人能夠回避得了。
  人類的智力來得莫名其妙。智力的發展應該有兩個條件:第一是相對艱苦的生活環境,為了生存就需要用更多的智力去獲取食物;第二是動物的群居性,群居的動物可以形成一定的社會模式,要求以更高的智力來處理。這兩個條件都符合我們人類,我們曾經有過相對艱苦的生活環境,我們也是群居動物。但問題在于,這個理論根本沒有普遍性,對許多動物而言,目前的生活環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艱苦,人類的捕殺與環境污染就使許多動物快要絕種了,地球上群居動物決不僅僅是人類,連螞蟻都是群居動物。在這兩個條件符合的情況下,其他動物的智力發展水平如何?這是一個不需要回答的問題。
  人種問題也是進化論不好解釋的謎案。現在世界上基本有黃、白、黑、棕色四大人種,這四種人分布在世界各地,就其居住地區來說,黃種人基本在亞洲,白種人基本在歐洲,黑種人基本在非洲,而棕色人種則在澳洲,美洲的印第安人大至屬于黃種人系,即蒙古人種。這四色人種的區別不僅僅在膚色上,而且在生理結構方面也有細微的差別。比如說,黑種人血液當中所含紅血球就與黃種人不同,它能輸送更多的氧氣,因而黑種人在運動方面有得天獨厚的條件;黃種人的味覺系統是全世界最發達的,因此中國菜也是五味俱全,花樣繁多;而白種人的味覺系統則十分遲鈍,只好在吃的方面簡單一些了,等等。
  如果進化論是正確的,那么這四個人種應該是由四種猿演變而來。然而,進化論又斷言,從猿進化到人是自然界中的偶然現象,地球上只有一支猿類進化成了人,所以它不可能普遍適應靈長類的進化模式。這本身不是很矛盾嗎?既然已經有一支猿類進化成了人,那么其他猿類為什么不可以進化成人呢?既然只有一支猿類可以進化成人,那么四色人種又是怎么來的呢?如果說有四支不同顏色的猿遺傳進化成了四色人種,這本身是違背進化論的,而且我們也找不到地球上曾經存在過黃猿、白猿、黑猿、棕色猿的證據。
  如果說四色人種的確是由一支猿進化、變異而來,那么這種變異與自然生存又有什么關系呢?大家知道,依據進化論的觀點,生物的變異只是為了更好地適應自然環境,而且惟有適于生存的變異才可以保留下來。那么這支進化中的猿為什么要發生如此變異呢?非洲基本在赤道兩側,乃屬于熱帶地區,如果非洲黑猿要發生變異的話,也應該變異成白人,這樣可以反射一些太陽的光線,在物理學上也說得過去,可是非洲人種恰恰是黑色的,這如何解釋呢?問題還有,如果說非洲人是黑色的就是符合自然規律,那么美洲印第安人呢?他們一樣生活在赤道附近,所接受的紫外線與非洲人一樣多,為什么他們不是黑色的呢?再說白種人,現在白種人的老家歐洲,基本在北緯30°以北,已經過了北回歸線,像歐洲北部的一些國家,生活的緯度都很高,黑色皮膚不是更可以吸熱保溫嗎?可他們恰恰都是白色的,像冰雪般的顏色,這又是為什么呢?
  人種問題不解決,進化論就不可能最后深得人心,就會有更多的人起來反對它。而到目前,還沒有一種關于人種問題的解釋讓人看起來有些道理,難怪日本東京大學的養老孟司教授說:“關于人種的差異,至少可以指出這樣或那樣的不同,至于為什么同,回答是完全不清楚的。”
  近百年來,人們在全世界各地陸陸續續發現了一些十分稀有的人種,而這些人種的存在,本身就是對達爾文人類起源于古猿的批判。
  1996年5月7日,《北京晚報》援引了新華社和國際電臺的報道:美國科學家在南極洲發現2億年前的人形化石。無獨有偶,法國巴黎大學植物學教授拉坦博士在非洲扎伊爾的原始森林中,發現了一個奇特的人種部落,他們的椎骨都突出體外,有的達幾公分,與我們熟知的食肉恐龍的脊椎骨很相似,被稱為“恐龍人”。拉坦博士推測,這些人“似乎是從史前爬行動物直接演化而來的”。但她不愿意透露該部落的準確方位,只是說在扎伊爾著名的斯蒂恩萊瀑布西南約480公里的密林中。這些恐龍人的祖先是誰?恐怕不會是猿類吧!因為地球上還沒有發現背上長角的猿類。
  1958年,美國國家海洋學會的羅坦博士,在大西洋3英里深的海底,拍攝到了一些類似人的奇妙足跡。1968年,美國邁阿密城的水下攝影師穆尼,在海底看見過一個奇怪的生物,臉像猴子,脖子比人長四倍,眼睛像人但要大得多。本世紀30年代,美國南卡來羅納州比維市郊的沼澤地區,多次發現過“晰蝎人”,它們高達2米,長著一條大尾巴,每只手僅有三根手指,可以直立行走,力氣驚人,;能輕易掀翻汽車。這些生活在水中、沼澤中的類人生物,其祖先又是誰呢?
  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工學院的生理學家韋西在智利安第斯山脈探險時,曾在澳坎基爾查峰海拔6600米處發現了藍色皮膚的人種。不但在南美洲,人們在喜馬拉雅山也曾發現過藍色皮膚的人種,在非洲的西部地區也有發現。如果按人種來說的話,這是一個全新的人種。
  在厄瓜多爾境內亞馬遜河原始雨林中,人們曾發現過一個原始的部落,他們身體的其他部位與人無異,只是兩眼外突,手腳似蛙腳,趾間有短蹼相連,人們稱其為“圖皮人”。另外,在非洲南部還發現過“鴕鳥人”,他們的腳趾只有兩根,形成乃夾角,有趾甲,有的趾中有短蹼。這些人又是從哪里來的呢?
  越來越多的證據證實,人類的起源問題,歷來都是一個古老的新問題,達爾文的進化論中關于人類起源的假設,并不能最終解決這個人們一直關心的問題。至今,“人類是從哪里來的”這個問題,依然原封未動擺在那里,它與人類初期提出這個問題時還是一樣的新鮮。1991年,日本科普期刊《科學朝日》,從當代科學界重大課題中篩選了七大難題,推出了現代科學的世界七謎:
  1.宇宙的形成;
  2.太陽系第十顆行星;
  3.生命的起源;
  4.生物形態的構成;
  5.恐龍的滅絕;
  6.人類的起源;
  7.厄爾尼諾現象。
  事實上,美國科學界也將人類的起源問題列為現代科學六大懸案之一。再往前,早在19世紀,英國的赫胥黎就對達爾文人類起源學說提出了疑問。20世紀即將過去,在進入21世紀之前,我們人類應該有權力知道:我們是從哪里來的?我們來到這個世界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第三節 人類一直在問:我們是從哪里來的

  由于達爾文的人類起源學說不能盡善盡美,不能解釋人們心中的疑問,因而這套學說遭到世界上許多人的懷疑,尤其是近十幾年來,來自科學界的批判就有很多,反達爾文者找到了越來越多的證據,包括化石、人種、自然環境、基因等證據。近些年來,世界范圍內人類起源的討論又逐漸火熱起來,人們從不同的角度對人類的起源提出了新的假說。
  人類起源于外星人的假設,是近幾年來西方最新的一種假設,它是由西方科學家馬蒂斯提出來的,其根據是在圣地亞哥發現的一個頭骨化石。他研究了這個頭蓋骨后認為,這具頭蓋骨所代表的人種,其智力要遠遠高于我們今天的人類,從而推測這是一個外星人的遺骨,進而提出人類祖先是外星人的假說。他是這樣來描繪這一假設的:大約在5萬年前,從宇宙的深處來了一群外星人,他們具有高度的智慧。當他們發現地球引力環境不適合他們居住時,他們就選擇了地球智力較高的雌猿進行雜交,生產下的后代就是人類,因此,外星人是人類的祖先。
  還有一些科學家,根據人類體表特征與海洋生物十分接近的證據,提出人類起源于海洋生物的假說。
  近一兩年來,還有人主張“大四季”說,他們根據太陽系不停圍繞銀河運動的事實,假設太陽系圍繞銀河中心旋轉與地球圍繞太陽旋轉一樣會出現四季變化,稱為“大四季”。人類在大四季交換中,根據自然環境的變化,不斷改變生存的方式,比如,當夏季來臨時,地球就變成了一顆純水的星球,人類為適應這種變化,慢慢由陸生動物轉變為水生動物,這就是人體體表具有海洋生物特征的原因;當夏季結束,秋季來臨的時候,地球的水漸漸退去,人類又從海洋生物轉變為陸地生物。這是一個很具想象力的假設。
  無論哪一種關于人類起源的假說,都有致命的弱點,基本不能自圓其說。這樣一來,人類起源之謎,真正成了千古不破的謎團。幾千年來人們不斷地問:我們究竟是從哪里來的呢?
  不難看出,現代人類起源的各種假設,從思維上可以分為兩大類:一類將人類起源的原因歸結為地球以外的偶然,即人類不是地球生物自身演變的結果,而是由宇宙深處來的高智慧生物創造的,像外星人創造人類說;一類則堅持認為人類的起源只能從地球自身的發展來考慮,不論怎么變化,人類總是地球生物自身進化的結果,像生物進化論。這兩種思維互有道理,又互有弱點。平心而論,人類起源于地球生物自身演變的學說更加占有證據(且不論這種證據是否充分),這也難怪,畢竟生物進化論已經發展了100多年,而其他假設只能在夾縫中掙扎,根本沒有形成一股參與的勢力。
  但是,從歷史上而言,人類起源于地球以外的偶然因素的觀點更加古老。早在人類的初期,即6000年以前,我們的祖先就在思索起源的問題,并提出了一個全世界性的假設,那就是,人類是由萬能的神、萬能的上帝創造的。這個假設,在本質上與外星人創造人類說法相同。由此可見,人類思維的發展是有很大局限性的,它的歷史延續性是不可忽視的。
  然而,上帝創造人的觀點,卻被現代科學徹底批判了,因為它是宗教的,因為它是唯心的。正統思想認為,神是原始人憑空想象出來的,既然沒有神,那么神造人的說法當然是無稽之談。

          第四節 人可以像機器一樣被制造嗎

  幾乎世界所有民族的史前“創世紀”神話篇章中,在解釋人類起源時,都說是神創造了人,基督教說是上帝創造了人類,中國神話說是女媧或黃帝創造了人類……那么,就有一個純技術性的問題:人是可以被制造的嗎?
  創造與發明是現代人的拿手好戲,從60萬年以前(關于石器時代開始的時間,學者們多有爭論,二三百萬年說證據不足,我認為應堅持60萬年說),人類發明第一塊石器開始,人類就走上了制造業的道路,我們的文明就是以制造業為基礎的。隨著科學的進一步發展,人類制造的本領越來越高,我們不但可以制造那些沒有生命的東西,像一張床,一部電話機,一臺機器,一輛汽車等,我們還可以在生命的基礎上再造新的生命。
  植物的雜交在生物學上有特殊的優勢,它可以綜合雙親植物的特點,同時還可以明顯高產。在千百年的農業生產當中,人們早已對雜交有了深刻的認識,比如說,現代農業中,為了解決沉重的吃飯壓力,農業科學家在育種上首先考慮的是高產問題,通過一代又一代的培育,將農作物中的高產基因穩定加強,其次才去考慮有關品質的問題。
  蘋果有蘋果的滋味,梨有梨的味道,千百年來,它們就是以各自的特點生存于地球上。然而,自從有了人類以后,尤其是有了遺傳生物學以后,情況發生了變化。人們利用先進的遺傳技術,把兩者的優點集中起來,從此在蘋果與梨中間發現了一個全新的品種——蘋果梨,這就是雜交,在現代農業中,因雜交的后代高產、抗病,而且可以按照人們預想的方式成長、成熟,所以被大力推廣。今天我們餐桌上的許多食物都是這樣來的,如谷物、瓜果、蔬菜等。現代的農業生物技術讓我們吃驚,既能生產像西瓜大小的西紅柿,也可以生產像乒乓球大小的甘藍菜,同時還可以生產帶有奶油或巧克力味的各種蔬菜。
  曾有這樣一則笑話:說是有一個農業參觀團去參觀一個農場,那些好吹牛的外國人總是夸自己農場中的蘋果如何大,谷物如何茂盛,這家農場主聽了有氣。剛好參觀的人走到了一大堆剛摘下的西瓜面前,聰明的農場主故意驚呼一聲:哎呀!先生們請注意腳下,不要踩著我剛摘下的葡萄。這則笑話在遺傳學里完全可以變成現實。
  相傳,在很久很久以前,蛇并不是爬行動物,雖然傳說里沒有關于蛇的行走姿勢,但想來是十分優美的。可是有一次,蛇犯了一個不可饒恕的大錯誤,它教唆伊甸園里的亞當和夏娃偷食了善惡果,耶和華知道以后,對蛇說:

    “你既做了這事,必就受咒詛,比一切的牲畜禽獸更甚;你必用肚子
  行走,終身吃土。我要叫你和女人彼此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
  此為仇;女人的后裔要傷你的頭,你要傷她的腳后跟。”

  從此以后,可憐的蛇只好用肚子行走,受各種植物的針刺之苦。
  中國也有類似的傳說。相傳,騾子雖然是驢和馬的雜種,但它自己也能生兒育女,宗族也是蠻興盛的哩。西漢末年,黃巾、赤眉兩支起義軍相繼起兵反抗王莽的暴政,西漢宗室劉秀也參加了起義軍。有一次,劉秀兵敗,王莽派大將騎著一匹騾子追趕劉秀,那匹騾子的腳程好快,風馳電掣,逼得劉秀沒有辦法,只好鉆進土里躲藏起來。光武帝劉秀在土里把那匹騾子恨得咬牙切齒,心里默默詛咒說:好你個騾子,逼得我鉆進了土里,我要讓你一輩子斷子絕孫,永不生育。劉秀因為是皇帝,金口玉言,詛咒立刻見效,從此以后,騾子就失去了生育能力,只能以私生子的地位來到這個世界,然后孤獨的死去。
  這些傳說里的詛咒,正在當今的現實中漸漸被實現,我們現在要改變一種動物的生育行為那是太平常了。我們正準備利用遺傳學的成果讓那些討厭的蒼蠅和蚊子斷子絕孫。我們還可以剝奪動物兩性交配繁殖后代的權力,從而把人工受精的名詞塞進科學詞典當中。
  當人們從營養學的角度認識到動物脂肪能夠導致多種疾病的時候,遺傳學使豬的家族增加了“瘦肉型”一族。前幾年有一則報道并附有一張照片,照片上赫然就是一個怪物,細細觀看才恍然大悟,原來竟是一頭豬,這頭豬有世人從來沒有見過的碩大后臀,使豬完全失去了憨態可掬、溫文爾雅的外表,變成了一個奇丑無比的怪物,只因為人們需要豬后臀上的瘦肉。
  1993年6月,美國科學家宣布,他們已將人的某些基因成功地移植到了37頭豬的身上,隨后,他們繁殖這些豬使其產生不受人體免疫系統排斥的內臟,以供將來人體器官移植。時隔不久,荷蘭科學家又成功地將人乳鐵素基因植入牛胚胎中,孕育出一頭取名為“海爾曼”的轉基因公牛,這頭公牛的雌性后代具有抗乳腺炎的能力,因而可使乳牛場產生出更受人歡迎的牛奶。
  《侏羅紀公園》這部反映恐龍復活的影片,使世界瘋狂,影片是這樣幻想的:某一天,科學家發現了一塊形成于侏羅紀時代(即恐龍時代)的琥珀,從里面取出了一只曾經吸過恐龍血的蚊子,通過對恐龍血的分析,人們破解了恐龍基因圖譜,從而使曾是地球霸主的恐龍復活。在20年以前,這樣的幻想無疑是幻想,但今天它基本上已經成了事實。前不久,美國的研究者莫尼卡·博諾其與羅·卡諾成功地從一只包裹在琥珀中的蜜蜂身上發現了距今4000萬年左右的細菌,并使其復活。據中國報道,1994年北京大學生物研究者們從尚未完全石化的恐龍蛋化石中分離出了6000多萬年以前的恐龍基因片斷,使人們真正看到了恐龍復活的希望。
  我們不知道高科技給人帶來的是喜還是憂?也不知道隨意改變自然規律是好還是壞?從哲學的意義上講,每一種動物都有維護自己遺傳基因、以本來面目出現在這個世界的權力,這個權力是大自然千百萬年賦予它們的,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然而人類的出現使這一切都改變了,動物甚至沒有權力拒絕進入人類的試驗室。這個世界從它產生的那天起就是不公平的。
  現在遺傳工程已經發展到相當可怕的地步,有人不但要干涉動物、植物的生命過程,而且已經在打人的主意哩。前蘇聯科學家將一個人的受精卵,移入一只母猩猩的子宮內,讓猩猩代人育兒,9個月以后,這只母猩猩順利產下一個人類嬰兒,體重3600克。1987年,有報道說,新加坡遺傳工程學家正在進行讓母羊或母牛替人類懷胎的試驗。據意大利佛羅倫薩大學遺傳學教授查利博士說,有一些人正在做另一項試驗:將人類的精子與黑猩猩的卵子結合,然后培育出一種非猿非人的東西。他說:“進行這樣的試驗,從技術上來說是毫無困難的。”試想,這個胎兒一旦出生,必定是一個半人半獸的怪物。難怪有些國家,甚至聯合國都要下令限制遺傳學的某些發展。他們擔心什么呢?大約是擔心有一天,突然從試驗室里跑出一個比人還聰明,比猴子還敏捷,比大象力氣還大,比狼還兇殘,既能在陸地上行走如飛,也能在水中自由來去,更能像鳥兒在空中飛翔的怪物。這決不是嚇唬人。
  既然動物與植物可以被隨意制造,那么人是否也可以被制造呢?雖然有許多人站在維護人類尊嚴的立場上否定制造人的可能性,但從純技術的角度講,人也是可以被制造的,而且人造人已經迫在眉睫了。
  人雖然是自然界里的精品,但在身體結構上,我們人與其他動物基本上是相同的。1953年,生物學家華生、物理學家克里克發明了基因科學,并迅速形成了基因工程,通過多年的研究,現在已經大體搞清楚了人的身體構成。我們每一個人體內都有100兆個細胞,每一個細胞都有一個由四種不同核酸構成的細胞核,被稱為DNA 分子,它包含了人體的全部遺傳信息,科學界把遺傳信息量用“畢特”來表示,我們生命百科全書中5×10的九次方畢特的信息量就包含在每一個細胞核中。這樣每一個細胞就是一個完整的關于怎樣構成身體每一個部分的指令庫,當受精卵分裂時,最早兩組遺傳因子指令按形成人胚胎的發育過程,認真地進行復制。如果用數量來表示的話,一個病毒大約需要10的13次方畢特的信息才能構成,而一個游動的單細胞阿米巴蟲則需要4億畢特的信息量,一個人所需的信息量則高達50億畢特。
  人的大腦就更為復雜了,它由140億個神經細胞組成,而每一個細胞又與鄰近的細胞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大腦皮層中大約有100兆個這樣的聯系。如果把構成大腦的信息量都記錄下來,就有2000萬卷圖書那么多,相當于一個世界上最大的圖書館。我們之所以指出這些,是想說明,人也是可以被制造的。
  目前,世界上的科學家正以美國為首進行一項規模浩大的工程,以破解人類的遺傳基因,準備搞清構成人類的全部基因藍圖,試圖破譯出決定每個人特點的全部基因信息,它包括繪制人體細胞中15萬條左右基因的具體位置,確定構成這些基因的核苷酸的精確次序。這就是人類基因組計劃,預計完成期是2005年,投入資金30億美元。一旦這個工程完成,人類就可以通過DNA重組,就是采取類似工程設計的辦法,按照人類的需要從不同種的生物基因中提取出所需部分,進行分離、剪接、組合。拼接,然后可以把重新組合好的基因完整移入一個細胞內,進行大量復制,創造出新的物種。中國在1987年制定的“863計劃”中開始設立人類基因組研究課題。1993年7月,中國自然科學基金會正式決定將“中國人類基因計劃”列為國家重大研究項目。
  1973年6月,美國科學家S.科恩在國際核酸研究會議上報告了一個試驗:將兩個不同的細胞質粒在體外加工后,將兩者重新組合起來,然后將這一組合體導人大腸桿菌中進行復制,結果得到了一個具有雙親遺傳特征的新細菌。這個試驗的成功,使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相信,人工創造新物種的時期正在逼近。
  1974年,美國生物學家呼吁全世界停止DNA的研究。1976年,美國衛生研究院公布了“DNA重組分子研究準則”。有消息說,目前德國已有法律規定,如果用基因工程技術制造出危害生態和人類的怪物,研究者最高可以處以死刑。荷蘭議會也只批準科學家用“海爾曼”公牛繁殖母牛,而不準它生公牛,以防“人牛”的蔓延。然而,一種科學技術一旦出現,一旦被人們認為有商業價值,那么無論如何也是不能阻止它發展下去的,人們為了利潤什么事都干得出來。
  1996年2月,英國科學雜志《自然》上一篇文章一時間轟動了全世界,因為文章宣告了“多利”的誕生。多利是只溫順的小羊,本無奇特之處,問題出在多利的出生上,因為它不是自然繁殖的生物,而是一只完全被人類制造出來的動物,這就是所謂的克隆技術。英國科學家將一只母羊身上的一個活細胞取出,這個活細胞包含了構成這只羊的所有遺傳信息,然后再取出一個母羊的卵子,并將卵子的內核挖去,將活細胞核塞入挖空內核的卵子內,再將其送人母羊的子宮使其發育成胚胎。出生后的羊與提供活細胞的那只母羊長得一模一樣,就跟放進復印機里復印出來的一樣。“克隆”羊的出現,的確讓全世界的人難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因為從克隆羊中人們終于看到了克隆人的影子,這項技術一旦推行到人類,世界就混亂了,任何一個人都可以隨便克隆幾個或者幾十個、上百個自己。
  事實上“克隆”人類已經出現,1994年1月3日,美國《時代周刊》公布了“1993年科技之最”,其中克隆人胚胎一項令全世界震驚。華盛頓大學的霍爾博士和斯蒂爾曼教授,他們在實驗室里,利用17個人類顯微胚胎進行克隆化實驗,總共復制出48個新的人類胚胎。做父母的可以把子女胚胎的復制品冷藏起來,一旦子女發生意外,可以重新得到一個相貌、智力、性格等方面分毫不差的復制人。
  這項技術在1993年10月首次由美國《紐約時報》進行了報道,整個世界為之震驚,法國總統密特朗聲稱對此“頗感驚詫”。據《時代周刊》的調查顯示,有3/4的人反對類似的科學實驗。
  將克隆技術與人類基因組計劃聯系起來,后果是相當可怕的,而且這種可怕正以不可阻擋之勢迅猛發展。再過10年,最多30年,我們就可以通過基因工程制造人了,而且是大批量地制造。到那時,所有的婦女都不必再飽受懷孕與分娩的痛苦,如果想要孩子,只要詳細向有關制造商提出你的要求,包括長相。身高、氣質類型、性格特點、智力商數等有關數據,過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得到一個與你設想完全相同的孩子。不但如此,任何人都可以對自己來一番重新設計,擁有一個嶄新的自我。
  如果以是否可以制造人類來衡量傳說里的神,那么人類馬上就要成神了。然而不要忘記,人類的文明史加起來不過6000多年,而在廣大的宇宙之中,比我們歷史長久的生命是否存在呢?按道理他們是存在的,比如現在天空中時而閃過的UFO的影子,這些東西的制造者可以穿行于浩瀚的宇宙星空,表現出目前我們尚無法企及的技術,那么,像制造我們人類這樣的技術,對他們而言,就像是玩兒一樣。我們的意思是說,制造人類的技術,只要擁有足夠的文明程度,那是不困難的。
  如果按照我們對神話的解釋,即我們先民崇拜的神就是來自于宇宙的高級生命,那么神話中創造人的記載恐怕就不再是神話了,而是某種真實的記錄。請按照我們的這個思路來假設一下:
  數萬年以前,地球正像神話中所描繪的那樣,是一個沒有人類居住,但卻充滿勃勃生機的藍色星球,陸地上長滿了各種植物;叢林里自由自在生存著各種動物。烏兒在空中飛翔、枝上鳴叫;海洋生物在大海中嬉戲、暢游;猿猴類靈長目動物在茂密的森林中四處游蕩,安然自得地生兒育女。突然,來自某個宇宙空間的高級生命,駕駛著他們的飛行器在這顆星球上降落,出于某種目的,他們采用先進的遺傳基因科學,從猿猴、狼及海洋生物身上提取出遺傳基因,并將這些基因分離、剪切、組合、拼接,制造出了既具有海洋生物特點,也具有陸地生物特點的新物種,那便是人類。
  這個推論,既符合地球科學發展的趨勢,也符合人類的早期記載,更在眾多的神話與人類身體上存有不可反駁的證據。所以,我們堅信它的正確性。盡管接受它會使人類的自尊心遭受一次打擊,但科學的推論將不會由此而改變。
  美國副總統阿爾·戈爾在《瀕臨失衡的地球》一書中對人類的出現是這樣看待的:“最近從天文學和宇宙學的新發現中得到的線索證明,宇宙確實存在一個開端,因此一些人不再那樣強烈地抵制宇宙及作為其中一部分的人類是‘被創造出來’的觀點。”我們相信戈爾副總統的話應該是有所指的,它與我們的假設有一點不謀而合的默契。

 

 


Copyright ©2003-2014 飛天文學網 www.hpqoyn.ic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01531號

稳赢计划软件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