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你永遠的心靈家園!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

您現在的位置:筆下文學 >> 大家讀文 >> 外國名著 >> 內容

小王子

作者:安東尼·德·圣-埃克蘇佩里 時間:2013-4-22 22:26:45 點擊:10995


《小王子》

[法] 圣埃克蘇佩里

關于生命與生活的寓言

“這就象花一樣。如果你愛上了一朵生長
在一顆星星上的花,那么夜間,
你看著天空就感到甜蜜愉
快。所有的星星上都
好象開著花。”

 


 

獻給萊翁·維爾特


 

請孩子們原諒我把這本書獻給了一個大人。我有一個正當的理由:這個大人是我在世界上最好的朋友。我還有另一個理由:這個大人什么都懂;即使兒童讀物也懂。我還有第三個理由;這個大人住在法國,他在那里忍凍挨餓。他很需要有人安慰。要是這些理由還不夠充分,我就把這本書獻給這個大人曾經做過的孩子。每人大人都是從做孩子開始的。(然而,記得這事的又有幾個呢?)因此,我把我的獻詞改為:

獻給還是小男孩時的萊翁·維爾特


 

★ ★ ★ ★ ★


 

i

當我還只有六歲的時候,在一本描寫原始森林的名叫《真實的故事》的書中, 看到了一副精彩的插畫,畫的是一條蟒蛇正在吞食一只大野獸。頁頭上就是那副 畫的摹本。

這本書中寫道:“這些蟒蛇把它們的獵獲物不加咀嚼地囫圇吞下,爾后就不 能再動彈了;它們就在長長的六個月的睡眠中消化這些食物。”

當時,我對叢林中的奇遇想得很多,于是,我也用彩色鉛筆畫出了我的第一 副圖畫。我的第一號作品。它是這樣的:

我把我的這副杰作拿給大人看,我問他們我的畫是不是叫他們害怕。

他們回答我說:“一頂帽子有什么可怕的?”

我畫的不是帽子,是一條巨蟒在消化著一頭大象。于是我又把巨蟒肚子里的情況畫了出來,以便讓大人們能夠看懂。這些大人總是需要解釋。我的第二號作品是這樣的:

大人們勸我把這些畫著開著肚皮的,或閉上肚皮的蟒蛇的圖畫放在一邊,還 是把興趣放在地理、歷史、算術、語法上。就這樣,在六歲的那年,我就放棄了 當畫家這一美好的職業。我的第一號、第二號作品的不成功,使我泄了氣。這些 大人們,靠他們自己什么也弄不懂,還得老是不斷地給他們作解釋。這真叫孩子 們膩味。

后來,我只好選擇了另外一個職業,我學會了開飛機,世界各地差不多都飛 到過。的確,地理學幫了我很大的忙。我一眼就能分辨出中國和亞里桑那。要是 夜里迷失了航向,這是很有用的。

這樣,在我的生活中,我跟許多嚴肅的人有過很多的接觸。我在大人們中間 生活過很長時間。我仔細地觀察過他們,但這并沒有使我對他們的看法有多大的 改變。

當我遇到一個頭腦看來稍微清楚的大人時,我就拿出一直保存著的我那第一 號作品來測試測試他。我想知道他是否真的有理解能力。可是,得到的回答總是: “這是頂帽子。”我就不和他談巨蟒呀,原始森林呀,或者星星之類的事。我只 得遷就他們的水平,和他們談些橋牌呀,高爾夫球呀,政治呀,領帶呀這些。于 是大人們就十分高興能認識我這樣一個通情達理的人。

ii

我就這樣孤獨地生活著,沒有一個能真正談得來的人,一直到六年前在撒哈 拉沙漠上發生了那次故障。我的發動機里有個東西損壞了。當時由于我既沒有帶 機械師也沒有帶旅客,我就試圖獨自完成這個困難的維修工作。這對我來說是個 生與死的問題。我隨身帶的水只夠飲用一星期。

第一天晚上我就睡在這遠離人間煙火的大沙漠上。我比大海中伏在小木排上 的遇難者還要孤獨得多。而在第二天拂曉,當一個奇怪的小聲音叫醒我的時候, 你們可以想見我當時是多么吃驚。這小小的聲音說道:

“請你給我畫一只羊,好嗎?”

“啊!”

“給我畫一只羊……”

我象是受到驚雷轟擊一般,一下子就站立起來。我使勁地揉了揉眼睛,仔細 地看了看。我看見一個十分奇怪的小家伙嚴肅地朝我凝眸望著。這是后來我給他 畫出來的最好的一副畫像。可是,我的畫當然要比他本人的模樣遜色得多。這不 是我的過錯。六歲時,大人們使我對我的畫家生涯失去了勇氣,除了畫過開著肚 皮和閉著肚皮的蟒蛇,后來再沒有學過畫。

我驚奇地睜大著眼睛看著這突然出現的小家伙。你們不要忘記,我當時處在 遠離人煙千里之外的地方。而這個小家伙給我的印象是,他既不象迷了路的樣子, 也沒有半點疲乏、饑渴、懼怕的神情。他絲毫不象是一個迷失在曠無人煙的大沙 漠中的孩子。當我在驚訝之中終于又能說出話來的時候,對他說道:

“唉,你在這兒干什么?”

可是他卻不慌不忙地好象有一件重要的事一般,對我重復地說道:

“請……給我畫一只羊……”

當一種神秘的東西把你鎮住的時候,你是不敢不聽從它的支配的,在這曠無 人煙的沙漠上,面臨死亡的危險的情況下,盡管這樣的舉動使我感到十分荒誕, 我還是掏出了一張紙和一支鋼筆。這時我卻又記起,我只學過地理、歷史、算術 和語法,就有點不大高興地對小家伙說我不會畫畫。他回答我說:

“沒有關系,給我畫一只羊吧!”

因為我從來沒有畫過羊,我就給他重畫我所僅僅會畫的兩副畫中的那副閉著 肚皮的巨蟒。

“不,不!我不要蟒蛇,它肚子里還有一頭象。”

我聽了他的話,簡直目瞪口呆。他接著說:“巨蟒這東西太危險,大象又太 占地方。我住的地方非常小,我需要一只羊。給我畫一只羊吧。”

我就給他畫了。

他專心地看著,隨后又說:

“我不要,這只羊已經病得很重了。給我重新畫一只。”

我又畫了起來。

我的這位朋友天真可愛地笑了,并且客氣地拒絕道:“你看,你畫的不是小羊,是頭公羊,還有犄角呢。”

于是我又重新畫了一張。

這副畫同前幾副一樣又被拒絕了。

“這一只太老了。我想要一只能活得長的羊。”

我不耐煩了。因為我急于要檢修發動機,于是就草草畫了這張畫,并且匆匆 地對他說道:

“這是一只箱子,你要的羊就在里面。”

這時我十分驚奇地看到我的這位小評判員喜笑顏開。他說:

“這正是我想要的,……你說這只羊需要很多草嗎?”

“為什么問這個呢?”

“因為我那里地方非常小……”

“我給你畫的是一只很小的小羊,地方小也夠喂養它的。”

他把腦袋靠近這張畫。

“并不象你說的那么小……瞧!它睡著了……”

就這樣,我認識了小王子。

iii

我費了好長時間才弄清楚他是從哪里來的。小王子向我提出了很多問題,可 是,對我提出的問題,他好象壓根沒有聽見似的。他無意中吐露的一些話逐漸使我搞清了他的來歷。例如,當他第一次瞅見我的飛機時(我就不畫出我的飛機了, 因為這種圖畫對我來說太復雜),他問我道:

“這是個啥玩藝?”

“這不是‘玩藝兒’。它能飛。這是飛機。是我的飛機。”

我當時很驕傲地告訴他我能飛。于是他驚奇地說道:

“怎么?你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是的”。我謙遜地答道。

“啊?這真滑稽。”

此時小王子發出一陣清脆的笑聲。這使我很不高興。我要求別人嚴肅地對待 我的不幸。然后,他又說道:

“那么,你也是從天上來的了!你是哪個星球上的?”

即刻,對于他是從哪里來的這個秘密我隱約發現到了一點線索;于是,我就 突然問道:

“你是從另一個星球上來的嗎?”

可是他不回答我的問題。他一面看著我的飛機,一面微微地點點頭,接著說道:

“可不是么,乘坐這玩藝兒,你不可能是從很遠的地方來的……”

說到這里,他就長時間地陷入沉思之中。然后,從口袋里掏出了我畫的小羊, 看著他的寶貝入了神。

你們可以想見這種關于“別的星球”的若明若暗的話語使我心里多么好奇。 因此我竭力地想知道其中更多的奧秘。

“你是從哪里來的,我的小家伙?你的家在什么地方?你要把我的小羊帶到 哪里去?”

他沉思了一會,然后回答我說:

“好在有你給我的那只箱子,夜晚可以給小羊當房子用。”

“那當然。如果你聽話的話,我再給你畫一根繩子,白天可以栓住它。再加 上一根扦桿。”


.

  【申明】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許多資源來自網上,供廣大同好欣賞學習,并不代表本站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權利,敬請告知。
 內容來自:網絡
  • 上一篇:帷幕
  • 下一篇:老人與海
  • 共有評論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登陸后顯示大名
    • 內容:
    • 驗證碼: 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www.hpqoyn.icu) ©2004-2019
  •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長:[email protected] QQ: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
  • 稳赢计划软件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