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你永遠的心靈家園!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

您現在的位置:筆下文學 >> 美文賞析 >> 散文精選 >> 內容

夢里又飛花

時間:2010-3-12 22:46:54 點擊:9415


  夢里又一度,落花紛紛。 

  是坐在你的車后,懷抱一束鮮紅的玫瑰,那種血也似的欲滴的鮮紅,一路長發迎空飄揚。在我們的身后,是一望無際的田野和藍天白云,遠處有一列拉著汽笛長鳴的火車,拖著濃濃的白煙,漸隱在遙遠的天邊,便有片片落花翩然入懷,世界五彩繽紛。 

  醒時在你身旁,卻滿臉的淚痕——是因為幸福漾得太滿太滿,以至于在心內有些承托不住? 

  那一日,我是你的新娘。 

  那一日,當媽媽滿心歡喜地把我交到你的手里,我就知道:今生命定,不能再回頭,從此每一個日夜,我都要與身邊這個人共同擁有,無論幸福,無論苦難;而那個天真浪漫的少女時代,從此只能成為兒時窗前的風鈴,搖響記憶的回音。 

  那一夜,滿天的繁星在夢中流連,唯有兩顆是同伴,彼此情依萬千,彼此長久相守。 

  世上有一種姻緣,唯愛是尊,唯情是本,無數長風斜過時,握住一縷在手心,不,一定最美麗,不一定最溫馨,卻是最最情深,最最心悸。緣生緣落的,都始之于我們生命深處的情之結,是恩是怨,都深在其中了。 

  于是那一年的冬天,那個很冷很漫長的冬季,架在你我生命中一欄天梯,站在那欄天梯上,你告訴我你終生的選擇,我突然明白:我所夢想的驚心動魄的那一刻,卻在這驀然回首之中的平靜無聲的夜色里,那個前世既定的緣,就這樣不知不覺地在我面前漾出一脈情海,無邊無止。 

  沐浴愛河,晶晶濺出的,是青春少女的熠熠光彩,流溢在發梢,在唇角,在輕輕飛揚的腳底。 

  也曾有過萬千阻攔,告知這愛情的開始便是結束,更曾有過情深情恨的聚聚離離,但那欄鐵定的天梯上,依然有一個你在那冰冷而漫長的冬季,那沒有戴手套卻總是滾燙的雙手,緊緊地溫暖著我冰涼蒼白的指尖,我的心懷在寒意瑟瑟中,依舊暖流如注。 

  于是我坦然地把手插進你的衣袋,輕輕地松了口氣,然后告訴你:帶我回家。 

  我不知道這欄天梯究竟有多長,但我知道每一步踩在腳下的都是心甘情愿的真真實實,每一時每一刻都無怨無悔。兩個人相約到白頭,自己來證實這樣的情是否真心,是否相愛如初,不然又怎能知道,這樣的愛,是否合情? 

  于是在那個冬陽下的雪野里,每日午后,都有一對少男少女牽手漫步其中,在他們的身后,是皚皚的白雪和蒼翠的青松。 

  忽在某一日的早晨,醒來發現身邊與我共枕五年的這個男人臉上竟也有了皺紋,再也找不到多年前那欄天梯上握我手的男孩的影子,才省悟到這個“緣”字已經掮了近十年,這個姻緣所兌現的現在就是這樣的兩個人的家。每一個早晨,兩個人推車出門相向而去,就帶去了彼此的一份掛牽。每一個傍晚,獨守一盞孤燈,聽到你的腳步聲從一樓響起,直到重重的敲門聲響。 

  這樣的每日每夜,循環往復,不再有大起大落的悲歡離合,也不再企望愛情的如火如荼。如今我們已不再年少,曾經光潔的額頭日漸爬上紋路,平平實實的生活中有一份寧靜祥和的安謐,夜晚對坐燈下,各自做著互不相干的工作,不需言傳,便能體會出彼此的心意,那種片刻千金的平常人家的心懷。 

  歷經了近十年的愛情印證,我們所理解的愛不再是海誓山盟和大喜大悲,而是生活中的高山流水,是輕風細雨,是每日每〖屏蔽***〗歸來的腳步,是我手下燙洗干凈的衣褲和在外面采擷的一把野草,是平淡又平淡的日日月月。 

  如果我們能夠體會到這種平淡之中的幸福,能夠在一粒沙中見世界,能夠在鍋碗瓢盆中品味出坦然,那么這就是生命中的一個大境界了。我們所期待的,不正是這樣的一種德行? 

  愛情如是,人生亦如是,我們常常所自勉的淡泊明志,寧靜致遠,便在此罷了。 

  今夜夢里,又一度,落花飛揚。 

  仍是那樣的夢,醒時仍是你握住我的手。四周,卻是一片白色的茫然,你坐在我床前的木凳上,背景是醫院長長的走廊和來回穿梭的白衣,頭頂上的吊瓶里,滴滴液體,正緩緩滲入我的脈管。 

  你像守望麥田的老農,三天三夜守護在我的床前,眼簾沒有合上片刻,滿眼里血絲,滿眼是痛。給你講這個夢,講夢中的你我神采飄逸,夢中的落花飄飄灑酒……講這個夢時,你的眼中閃過一絲憂郁。 

  我黯然:難道這個夢,是在預示著什么? 

  無數次,我用劇痛的頭去撞擊墻壁,無數次,去拔手上的針頭——我受不了我不要再治療!可無數次,被你死死按住雙手,擰著眉頭的你心疼地喊:你一定要堅持!因為我要你活! 

  唯有這聲暴喊,我明白了我的生命,早已不僅僅屬于我一個人,維系著兩個完整生命的,是超越一切的至情至信,它不只只是一個承諾,它就是那欄架在你我生命中的天梯,缺少一個,都會塌掉。 

  你緊緊地攥住我無力的雙手,任何時候,你的雙手都是無言的力量。你說:現在我們是在拳擊場上了,我們必須還手,我們是贏家。 

  當我再度躺在手術臺上,心內的勇氣已足夠,因為陪伴我的不單單是你的堅定,更有那窗外皚皚的白雪和蒼翠的青松,猶如許多年前那個漫長而又寒冷的冬季——我們的初戀時節。 

  終于邁出白色的病房,春天已悄然坐在門外,你從遠處采來一束野花遞到我的面前,我抱在懷里,像五年前做你的新娘一樣,我挽住你的手臂,輕輕地對你說:帶我回家! 

  你跨上自行車,我坐在后面,與夢中的情景一樣,只是不再有長發迎空,身后都是一樣的藍天白云,我把手中的鮮花撒向天空,頓時,滿天的落花紛揚。


.

  【申明】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許多資源來自網上,供廣大同好欣賞學習,并不代表本站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權利,敬請告知。
作者:不詳 內容來自:網絡
共有評論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登陸后顯示大名
  • 內容:
  • 驗證碼: 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www.hpqoyn.icu) ©2004-2019
  •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長:[email protected] QQ: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
  • 稳赢计划软件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