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你永遠的心靈家園!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

您現在的位置:筆下文學 >> 大家讀文 >> 簡媜 >> 列表
簡媜
  • [頂]美麗的繭 2012-07-31 點擊:14068 評論:0 作者:簡媜
  • 美麗的繭(簡媜)   讓世界擁有它的腳步,讓我保有我的繭。當潰爛已極的心靈再不想做一絲一毫的思索時,就讓我靜靜回到我的繭內,以回憶為睡榻,以悲哀為覆被,這是我唯一的美麗。   曾經,每一度春光驚訝著我赤熱的心腸。怎么回事呀?它們開得多美!我...
  • [頂]四月裂帛 2012-07-22 點擊:37769 評論:0 作者:簡媜
  • 四月裂帛(簡媜)   三月的天書都印錯,竟無人知曉。   近郊山頭染了雪跡,山腰的杜鵑與瘦櫻仍然一派天真地等春。三月本來無庸置疑,只有我關心瑞雪與花季的爭辯,就像關心生活的水潦能否允許生命的焚燒。但,人活得疲了,轉燭于錙銖、或酒色、或一條百...
  • [頂]可人 -----簡媜 2012-07-22 點擊:10906 評論:0 作者:方杞
  • 可人方杞  伊不是人間富貴花,也不是天上忘憂草,伊是不知道什么時代淪落市集的一幀湘繡山水,柴米油鹽酒肉歌舞間的輕煙飛霧,真正的大塊才氣。    天下癡人無量數,癡心者稀,伊就是“ 頻呼小玉原無事,只要檀郎識得聲 ”的癡心人。    伊癡,是...
  • 卷之一 前世地 2010-03-25 點擊:3921 評論:0 作者:簡媜
  • 卷之一 前世地前世地之一 在碗沿   誰來教我喝水的道理?繽紛水色飲下,怎以清淚流出?   誰教我碗的身世?我今日所捧的,是誰吮過的杯?   誰來說說陶土?碗碎了還是碗,肉身的我怎會化呢?前世地之二 在水中天   誰說天一定在天?   千江...
  • 雨夜賦 2010-03-25 點擊:4755 評論:0 作者:簡媜
  • 雨夜賦世界在你掌中,你在誰掌上?深坑雨夜,嗅不到人味。卻仿佛有人在外頭唏噓,從冬季第一場冷雨開始,每晚倚著巷子燈桿,朝我的書房吹氣。遲歸的車拐彎,濺了洼,他還是干的。就這樣養成舊習慣,飄雨的夜,我坐在書房,他站在老地方,偶爾目遇,好像一個在...
  • 大氣 2010-03-25 點擊:3948 評論:0 作者:簡媜
  • 大氣看到一個大氣的人,好比行走于莽莽野草之地,忽然撞見一棵森茂大樹,當下的喜悅,是帶著感動的。不獨在烈日之下找到一處涼蔭,可以憩息;也在微風習習中,聆聽了千葉萬葉相互的交談。它導引人進入平安的心境,去分享棲息于樹內的鳥啼或不知躲于何處的蟬嘶...
  • 行徑紅塵 2010-03-25 點擊:4246 評論:0 作者:簡媜
  • 行徑紅塵一醒開眼,原來已離了濃咖啡也似的臺北煙波。頓然,碧空縱來一匹揚鬣飛蹄的雪駒朝我奔馳!這驚不小!趕忙倏坐探眼,一眨,可把眼睛眨清了,眼界霎時縮小,原來只不過是,南臺灣某一個下午的堆云!坐正之后,才看清人還在文明的跑道上逐流–逐的是車之...
  • 如水合水——序《水問》 2010-03-25 點擊:6052 評論:0 作者:簡媜
  • 如水合水——序《水問》□簡媜像每一滴酒回不了最初的葡萄,我回不了年少。   《水問》里的每一段故事、每一折心情、每個句讀……我是再也寫不出的。哪怕僅僅是花的朵影、葉的凋圖、情的滄浪、人的聚散……這些,都遠遠逝于不回頭的光陰洪水里,我變成涯岸...
  • 夢游書 2010-03-25 點擊:6604 評論:0 作者:簡媜
  • 夢游書   有人活著,為了考古上輩子的一個夢,有人不斷在夢簿記下流水帳,我都算,卻常常從現實游走出來,雖然很努力找一塊戀情的雙面膠黏了雙腳,發現連腳下的土地也跟著游走了。 所以,已在現實扎營的你,不要懷著多余的歉疚鼓勵我找新布告欄,還想叫人...
  • 煙波藍 2010-03-25 點擊:8082 評論:0 作者:簡媜
  • 煙波藍 (簡媜)浮世若不擾攘,恩恩怨怨就蕩不開了。 然而江湖終究是一場華麗泡影, 生滅榮枯轉眼即為他人遺忘。中歲以後的領悟: 知音就是熠熠星空中那看不見的牧神,知音往往只是自己。 海洋在我體內騷動,以純情少女的姿態。 那姿態從忸怩漸漸轉為固...
  • 一株行走的草 2010-03-25 點擊:4102 評論:0 作者:簡媜
  • 一株行走的草 (簡媜)敕勒川 佚名 敕勒川,陰山下, 天似蒼穹,籠罩四野, 天蒼蒼,野茫茫, 風吹草地見牛羊。 我來到廣闊的草原上,被細微的聲音吸引。 那是自草原底層所發出的,牧草舒絡筋骨的聲音;也是被風吹襲時,草尖與游云相互擁舞的聲音。那...
  • 喝眼前的酒 2010-03-25 點擊:3894 評論:0 作者:簡媜
  • 喝眼前的酒 (簡媜)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黃昏。莊稼漢們收拾一身粗細家伙,吆喝牛只,各自分途。有酒蟲搔喉的,徑往市集上酒旗招搖的店里鉆,狠狠灌一碗再說,這必是個有不平之事的,倒不如那頭...
  • 那人走時只有星光送他 2010-03-25 點擊:3878 評論:0 作者:簡媜
  • 那人走時只有星光送他(簡媜)月光,撫慰鄉城的人。明日的太陽仍會上升,在水聲戳乃之中,他們將醒來。明日的太陽不是我的,我是鄉城的異客。難舍須舍。就連跋涉多年的我也眷念水鄉的風情,幾個叫得出名姓的,暗示我已不知不覺成為他們惦記的人,當肥 魚新蔬...
  • 水問 2010-03-25 點擊:4989 評論:0 作者:簡媜
  • 水 問 (簡媜)臺大的醉月湖記載著一個故事,關于一名困情女子投水的傳說。我想,深情即是一樁悲劇 必得以死來句讀。而這種死也是最純潔的。我是名弱者,欣賞了悲劇也扮演過悲劇,卻在最后一幕潛逃,人是活著,熱情已死。因此我寫下水問。紀念那位女子并追...
  • 首 頁
  • 上一頁
  • 1
  • 下一頁
  • 末 頁
  • 14條記錄 20條/每頁
  •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www.hpqoyn.icu) ©2004-2019
  •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長:[email protected] QQ: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
  • 稳赢计划软件app